近日閱讀,發現報刊上的幾篇文章充滿了臆測,而臆測的結果直接導致了接下來的文字、論述及其結論的荒謬。
  如某專業新聞期刊在2007年下半年發表了一篇“公共利益是中國傳媒業立足之本”的文章,文中稱:“最近的‘紙餡包子’事件更是把新聞造假推向‘登峰造極’的境地”。對此,筆者不禁要反問一句:何謂“登峰造極”?新聞最忌諱用形容詞,如果“紙餡包子”的假新聞都“登峰造極”了,那前幾年“人肉包子”的假新聞、美國總統被刺的假新聞、有關伊拉克戰爭的假新聞、一些期刊每年評出來的假新聞等等之“假”是不是只到了它的半山腰?很顯然,這裡的“登峰造極”是作者的主觀臆測。
  此外,某體育類專業報紙在9月28日登出了“史上最大的綠帽子”的文章,說的是美國NBA巨星奧尼爾的老婆香妮“紅杏出牆”的事。如果從新聞“專業”的角度來審讀這則新聞就會發現題目充滿了作者的臆測:“綠帽子”是中國的俗稱,在國外有沒有這樣的稱謂?“綠帽子”有沒有歷史記錄?如果有,是不是全球性、歷史性的記錄?“史上最大”的證據何在?這樣的題目只有臆測才能想的出來。如此等等,不一而足。
  對新聞事業而言,臆測使得媒體的公信力受到挑戰和衝擊,對受眾而言,他們被剝奪了獲得真實信息的權利,對學術界而言,助長了輕薄為文的不良習氣。其實,放棄臆測為文的惡習只需要從端正新聞採寫的態度開始、嚴格遵循實事求是、一切從實際出發即可。只要奉行“沒有到現場不亂寫,沒有弄明白不強寫,沒有想透徹不濫寫”的“三不原則”,堅持“惟其深入,方能淺出;惟其厚積,方能薄發”的理念,把新聞工作當做一個新聞工作者最崇高、最神聖的追求,不僅“臆測”之疾可除,而且登上事業的高峰也指日可待。 李建新(上海大學 教授)
  (原標題:臆測為文不可取)
(編輯:SN085)
創作者介紹

香薰

ds17dstco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